氧化

点落朱砂,转遇楚辞,红尘妍奕。

第二谈:

秋后的夜是极冷的,不像是冬天,冷的久了也就习惯了,再不济也还有管道提供的暖气,而秋后的夜,伴随着秋雨,一场秋雨一场寒。

这是悲观的想法,在这位从小无依无靠的乔小姐心里,这些东西不及她所经历的五分之一,因而在她心里,慢慢地调节,一切的悲剧都恩赐,这秋雨的寒还不及雨后的秋高气爽带来的一天好心情,看着高高的云,醉醺醺的风,都烘红了树叶,悠悠地,不舍地,躺到泥土里。然后一不经意就过了这一生。

嗨喽,上海!

我吧,不怎么会说会话,还经常让她生气,也不会做什么,能做的也不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着趁着还有时间,把能做的能给的都给她。仅此而已,或许是有些傻了,但是人吧,傻一点又何妨,活的开开心心,活在当下,享受当下就够了。没有所谓的长久,有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开始,很羡慕父母那一辈的爱情,一个自行车,一台洗衣机,一台电视机,足以。住的如何不重要,吃的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在我的印象中,爸妈一起走过了中国许多省份,除了东北和海南这几个省份,他们都走过,听妈妈说,最久他们坐过长达60个小时的火车,那个年代,几份饭,一列绿皮火车,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伴随着火车的汽笛和车轮与铁轨的摩擦,承载的是他们的爱情,一趟车,一段情,一段又一段地加深,没有多少言语,父母们一起做顿饭不需多少话语,该是油盐酱醋,就是酸甜苦辣,幸福美满,所以有了我们这一代。

回到家,即使在外面有多少的不如意,一进家门便放下俗事,可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厨房书。很幸运,我的父亲很会做菜,因为他常年不在家,所以每次回家,他不管在外面有多累,回来总是会包办一切,我和老妈只管坐着就好。有时候父亲会经常在不经意间秀我一脸,儿子,给你妈看看这个,钱我转你,他不怎么会弄淘宝,所以我都是接受他的指令去给他的老婆媳妇去买东西。而每次我妈收到后直接会忽视我的存在,就和老爸聊天聊一晚上,微信打过去永远是忙线中。

忙线中=热念中。

第一谈:

乔小姐看了一眼那个男生,很俗气的男生,很陌生又感到很熟悉,甚至在那个男孩转过来和她道歉的时候心跳在加速,砰砰砰 地悦动。

这是她十八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很新奇又兴奋,转眼间男孩已经道歉离开,而她却还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她的好闺蜜琳琳:

哎,你干嘛,人家地走啦!  赶紧去上课,要迟到了。

叮叮叮,上课铃声如约而至,乔小姐算是踩着铃声进了教室,要知道到这个高数老师可是实打实的“变态”,要说大学刚开学,论这第一难的科目,高数敢说第一恐怕就没人敢说第二了,不知多少跨过了高考这道门槛的学子都倒在了这个上面,再加上这个闻名全校的老师,不,应该可以说是臭名昭著了,据往届的学长学姐描述每年都有至少一半的学生倒在这位老师的门下,不论多么认真,这位老师总是有办法保持着这令人畏惧的挂科率。——50%

故而人送外号   灭绝师太

重点是他是个男老师。

可想而知————

夏天的闷热不是为了别的,仅仅可以为几个月之后的寒冬找个合适的借口。

也许你是胡一菲,但我做不了曾小贤。

¥129.00

购买链接

Martube 专业手机单反镜头 超广角微距 2合1